亚美尼亚国徽上的圣山为何在土耳其境内?

一个国家的国徽,往往可以体现出该国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或意识形态。然而,亚美尼亚的国徽却比较特别,国徽里的元素展示的是“外国”山脉。

亚美尼亚把一座山放在国徽中间,即亚拉腊山(亚拉拉特山、阿勒山)。既然放在国徽的最中间,亚拉腊山在亚美尼亚人的地位就不言而喻了。这里从古至今被亚美尼亚人认为是“圣山”。

然而,这座山现在却不在亚美尼亚境内,而是归属于土耳其,距离亚美尼亚首都约30公里,与亚美尼亚边界仅“一步之遥”。

亚美尼亚和土耳其虽是邻国,但两国关系可谓是苦大仇深。1915年-1917年,奥斯曼土耳其对境内的亚美尼亚人制造了种族屠杀事件。亚美尼亚独立后,土耳其政府一直拒绝承认这次大屠杀,两国至今没有实现关系正常化。

而更特别的是,亚拉腊山在20世纪时划给了土耳其。亚美尼亚把亚拉腊山放入国徽,引起了土耳其的抗议,认为亚美尼亚此举是对土耳其有领土要求。亚美尼亚干脆宣布不承认亚拉腊山归土耳其所有。

关于这座山的归属一直以来都是困扰两国关系的焦点之一。那么,亚拉腊山对于亚美尼亚的意义是什么,这座山是为何落入土耳其境内的?

亚美尼亚国徽上的图案,主要是鹰和狮子把持一个盾牌。盾牌四周的四个象限的图案代表了亚美尼亚历史上的四个王国。

盾牌最中间的亚拉腊山是一座锥状火山,由熔岩和火山灰等火山喷出物堆积而成。主峰海拔5137米,是土耳其境内的最高峰。亚拉腊山是一座死火山,最近一次活动在1840年。因为基督教传说是诺亚方舟停靠的地方,被亚美尼亚人奉为“圣山”。

亚美尼亚人之所以把亚拉腊山认为“圣山”,跟基督教有着密切的关系。亚美尼亚人是一个古老民族。早在公元前16世纪时期,他们就活跃在高加索地区。

高加索地区及周边因为山峦叠嶂,可以作为地理屏障,加上这里附近地处亚欧之间的过渡地带,所以一直是周边强权觊觎的目标。

然而,亚美尼亚民族虽然古老,但长期生活在山地,因此人口较少,他们不得不臣服于周边的强大政权。

公元前4世纪,马其顿帝国占领亚美尼亚。随着马其顿的后继者——塞琉古帝国衰落,公元前190年亚美尼亚人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独立国家——阿尔塔什斯王朝。

此后的一百多年时间里,亚美尼亚人通过南征北战,不仅仅占领了亚拉腊山,更一度将疆域扩展到地中海东海岸。

公元1世纪,随着罗马帝国和波斯帝国向高加索地区扩张,亚美尼亚成为了东西两大帝国争夺的势力范围。公元1年,罗马占领亚美尼亚西部。亚美尼亚东部成立了“阿尔沙克王朝”,依附于波斯帝国(帕提亚帝国)。

罗马和波斯在高加索地区争夺之时,也是基督教诞生之时。波斯人为了维护统治,在亚美尼亚强制推行拜火教。

为了不被波斯人同化,公元301年,亚美尼亚国王梯里达底三世宣布皈依基督教,成为世界历史上第一个信仰基督教的国家。罗马帝国直到公元312年才宣布基督教的合法性,公元392年才被确定为国教。

公元395年,随着罗马帝国分为东西两部分,亚美尼亚和东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实现了接壤。作为两个基督教国家,亚美尼亚和东罗马都把亚拉腊山看得十分重要。

《圣经》记载,诺亚根据上帝的嘱托建造了一座方舟,搭载着诺亚的家人和一些陆生生物,躲避了一场因神的惩罚的洪灾。在搭乘方舟220天后,洪水消退,诺亚和他的家人在亚拉腊山附近停靠。

亚拉腊山被认为是洪水退去后,第一个出现人类活动的地方。占有这座山的亚美尼亚人把它视为“圣山”。

公元7世纪,亚美尼亚周边出现了另一个强大的政权——阿拉伯帝国。公元632年,阿拉伯帝国并灭亡了波斯,并占有了亚美尼亚部分地区。

阿拉伯帝国统治区域内包括波斯人等多个民族皈依了教,但亚美尼亚人却是特例。为维护基督教信仰,亚美尼亚人多次发动起义。

公元884年,在拜占庭帝国的支持下,亚美尼亚人建立“巴格拉提德王朝”。但亚美尼亚依然处于两大帝国的夹击下。

13世纪时期,亚美尼亚东边迎来了蒙古帝国。蒙古灭亡了阿拉伯帝国。而在亚美尼亚的西边,塞尔柱突厥人建立了奥斯曼帝国。1453年,奥斯曼帝国灭亡了拜占庭帝国。

16世纪,曾经被阿拉伯人和蒙古人统治数个世纪的波斯人终于建立了“萨菲王朝”。亚美尼亚人东西方向再次出现了两个不同的强权:波斯和奥斯曼,并且两个都是信仰教的国家。亚美尼亚成为了两个政权斗争的焦点。

亚美尼亚人屡屡抵抗两个“异教”帝国的入侵。但因为实力弱小最终丧失了独立地位。奥斯曼和波斯为了争夺亚美尼亚,谁也没有赢下对方。

1555年,双方签订了《阿马西亚和约》,亚拉腊山成为了奥斯曼和波斯的边境。亚拉腊山以东的东亚美尼亚被波斯占据,亚拉腊山以西的西亚美尼亚被奥斯曼占据。

从公元前到公元16世纪,从罗马vs波斯,到拜占庭vs阿拉伯,再到奥斯曼vs波斯,亚美尼亚始终面临的是来自东西两边的强权夹击。

17世纪时期,亚美尼亚的北边方向迎来了一个新玩家——俄国。为了寻找温暖出海口和地理屏障,俄国将扩张的目标放在了地中海、黑海、里海地区。

要想寻求出海通道,俄国就必须与两个国家(波斯和奥斯曼帝国)分别打一战。

俄国通过发动了第五(1768年-1774年)、第六次(1787年~1792年)俄土战争,战胜了奥斯曼。奥斯曼与俄国签订《雅西和约》,承认俄国兼并克里米亚半岛和高加索部分地区。

俄国和波斯之间也爆发了俄波战争。波斯因国力衰落,先后和俄国签订了《古利斯坦条约》(1813年)和《土克曼恰伊条约》(1825年),俄国占领了东亚美尼亚地区。

俄国占领的东亚美尼亚地区,包括现代的亚美尼亚全境,以及靠近亚拉腊山的地区。俄国和亚美尼亚都是基督教信仰,因此两个民族有着天然的亲近感。亚拉腊山作为奥斯曼帝国和俄国的边界山,亚美尼亚人可以从山的一侧进入。

俄土战争和俄波战争后,大约有100万亚美尼亚人生活在东亚美尼亚(俄国境内),奥斯曼帝国境内的亚美尼亚人数量则多达175万。

19世纪中期,奥斯曼帝国还生活着包括塞尔维亚人、希腊人、保加利亚人在内的多个基督教民族。为了征收更多的税收以及防止西方基督教国家的干涉,奥斯曼实行“米勒特”制度,非教徒需缴纳更多税收以换取自治。

奥斯曼的亚美尼亚人起初在米勒特制下,通过经商的方式成为了较为富裕的阶层。随着19世纪中期巴尔干民族独立潮到来,希腊、塞尔维亚等国在俄国的帮助下相继取得独立,大大鼓动了奥斯曼境内亚美尼亚人独立的想法。

与此同时,俄国为了进一步分化奥斯曼帝国,一直鼓动奥斯曼的亚美尼亚人独立,他们把俄国当成“保护人”。奥斯曼帝国和亚美尼亚的矛盾加深。

20世纪初,随着奥斯曼帝国境内的基督教民族纷纷独立,主体民族——土耳其人的人口占比越来越高。为了突出土耳其人的优势,奥斯曼帝国用残酷的手段打压亚美尼亚人。

1914年,一战爆发。奥斯曼所在的同盟国,与俄国所在的协约国在高加索地区展开激战。俄国全力支持亚美尼亚人独立。

随着奥斯曼帝国在战争中处于被动局面,奥斯曼统治者把战败的罪责推到亚美尼亚人身上,认为他们“勾结”了外部势力。1915年,奥斯曼帝国通过《特尔西法案》,允许军队驱逐“危害国家安全的人”,对境内的亚美尼亚人进行有计划的种族灭绝。短短的两年时间内,大约150万亚美尼亚人被害。

1917年,俄国国内爆发了十月革命。苏俄面临着国内反动势力和西方的联合绞杀,不得不宣布退出一战。苏俄和同盟国签订了《布列斯特和约》,其中包括允许亚美尼亚等外高加索三国独立。

一战以同盟国的战败告终。1920年协约国与奥斯曼签订了《色佛尔条约》,承认原属于奥斯曼的西亚美尼亚地区独立。高加索地区出现了两个亚美尼亚:俄国控制的东亚美尼亚和即将独立的西亚美尼亚。

然而,1921年,土耳其爆发了救国运动,重新占据了西亚美尼亚并控制了亚拉腊山,《色佛尔条约》成一纸空文。苏俄(苏联)控制了外高加索三国,帮助三国建立了苏维埃政权。

然而,即将成立的苏联面临着西方势力干涉的危险。为了稳住南部边陲和土耳其这个体量庞大的邻居,1921年,在苏俄(苏联)的主持下,即将加入苏联的外高加索三国和土耳其签订了《卡尔斯条约》,划定了新的边界,将亚拉腊山全部划给了土耳其,亚拉腊山不再作为边界山,以换取了巴统(属格鲁吉亚,一战期间被土耳其控制)这一黑海良港和石油重地。

1922年,亚美尼亚加入苏联,成为了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之一。亚拉腊山,这一亚美尼亚人心中的圣山成为了苏联和土耳其的政治交换的牺牲品。

苏俄(苏联)不顾亚美尼亚人感情,将亚美尼亚人心中的圣山划给土耳其的行径引起了亚美尼亚人的强烈不满。为了表达对于圣山的向往,亚美尼亚苏维埃共和国将这座山放入国徽中。

苏联解体后,亚美尼亚脱离苏联独立。土耳其和亚美尼亚的关系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不管是过去的奥斯曼帝国还是今天的土耳其,都拒绝承认亚美尼亚大屠杀。两国至今没有建立外交关系。

除了大屠杀之外,亚拉腊山的归属也是影响两国关系的焦点之一。亚美尼亚独立后,宣布《卡尔斯条约》违背亚美尼亚人的意愿,拒绝承认亚拉腊山归属土耳其。亚美尼亚独立后的新国徽也将圣山划入其中,以宣誓主权。

实力弱小的亚美尼亚想收回亚拉腊山,可谓是难上加难。因为两国关系紧张,边境一直处于封锁状态,亚美尼亚人只能从首都埃里温远眺圣山,无法直接通过陆路到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